首页 文明视点 文明要闻 道德建设 文明创建 乡风文明 未成年人 经典诵读 红色记忆 公告公示 健康养生 监督台 荣誉榜 我们的节日
专题 重要讲话 文明研究 文明台州 台州人文 台州好人 县市传真 文明礼仪 志愿服务 文件资料 时尚休闲 图片库 台州通 多媒体展播
 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专题 > 弘扬垦荒精神 争做美德少年 > 大陈岛垦荒精神 > 正文
信息检索:
大陈岛垦荒:激情燃烧的岁月
台州文明网 www.tzwmw.cn 2016/6/20 9:06:53 来源:台州日报 字体:  

   
    1956年1月29日,距离春节还有13天。在温州人民广场,近3万市民为207名青年举行了欢送会。

  这群青年平均年龄不满18周岁,是响应“建设伟大祖国的大陈岛”号召、前往大陈岛垦荒的志愿者。

  作为队长,24岁的王宗楣意气风发,一直站在队伍的最前列。5个小时的车程后,他率领这批温州垦荒队员,与20人的椒江垦荒队会合。

  1月31日,冷风中,227人从椒江码头出发,踏上大陈岛,成为首批垦荒者。

  次年的2月、5月和1960年的4月,相继又有240名青年垦荒队员来到大陈岛。

  这些青年用热血和青春,铸就了“艰苦创业、奋发图强、无私奉献、开拓创新”的大陈岛垦荒精神。

  土地

  天很冷,19岁的戴婕嬃和其他几名垦荒女队员挤在小船上。船朝大陈岛驶去,冷风带着零星的海水迎面扑来,戴婕嬃紧了紧棉袄领子。

  “前面的那座岛,有什么呢?”这是戴婕嬃第一次一个人离家这么远。

  终于,小船停下了。

  “到大陈了?可是这里没有地方能上岸。”戴婕嬃看着涌动的海水,有些迟疑。

  “小姑娘别着急,我来背你上岸。”一名部队驻军战士卷起裤腿,蹚进海里,微笑着把手伸向她。

  垦荒队员们一个接一个,被背上了岸,再由部队的军车送到南田村和南磊坑村的驻地。

  戴婕嬃细细打量着这座安静的岛——

  破败的房屋东倒西歪,从敞开的房门向里看,桌上的碗已经长满厚厚的青苔;街道上,垃圾遍地,商店烂了窗户、破了门;荒芜的麦地边,施肥的粪桶长满白色霉斑;水井边,汲满水的桶里隐隐散发出腐烂的臭味。

  还有被烧毁的渔船、被扯烂的渔网;长满青蒿和杂草的土地上拉着铁丝网,旧弹壳掉了一地。这里,没有人,甚至没有一盏灯、一条狗、一只鸡。

  “这就是我们要建设的大陈岛……”戴婕嬃的双手慢慢握紧,成了拳头。

  上岛的第一个夜晚,入睡前,大家围坐在一起聊天。一位年轻的男队员充满激情地说:“我们要把大陈岛建成花果山!到时,岛上花果满山、林木葱郁,羊叫、猪叫、牛叫、鸡叫,到处都热热闹闹、生机勃勃。”

  “说得对!”大家高声应和。

  但拓荒这条路,不好走。

  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开发土地,种上庄稼,再利用青草发展畜牧业生产。队长王宗楣倍感压力:“种庄稼、养牲畜,对我们这些青年来说简直就是件新鲜事,大家都得从头学起。”

  拿着比自己还高半头的锄柄,戴婕嬃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掘地;23岁的叶莲莲在地里插番薯藤,根朝上把叶插进了地里,被大伙笑了好久;还有几名队员,看见摇着尾巴“哞哞”叫唤的大黄牛,吓得转身就跑……

  建设,就这样热火朝天地进行着。

  一天劳动下来,像戴婕嬃、叶莲莲等小姑娘,手掌磨出了血泡,血泡破了更疼,疼得受不了,就蒙着被子悄悄地哭。第二天一到7点,利索地用手帕包住,又扛起锄头,下地干活去了。后来,一到晚上,姑娘们就坐在一起,说笑着比谁手上的血泡多;再后来,血泡被粗厚的老茧代替,再也感觉不到疼了。

  姑娘们不嫌累,也不嫌臭。种庄稼所需的肥料,要到村里的粪坑挨个去掏。这些原本遇到垃圾箱都要捂鼻子绕道走的女孩,却能面色平静地把粪便一勺一勺舀上来。按要求,男队员一人挑一担,女队员两人抬一桶。几个姑娘一合计,一人挑半担比两人抬一桶多,就挑着粪担,二三十步一小歇、五六十步一大停,跌跌撞撞地走向庄稼地。

  戴婕嬃最想家的时候,是上岛的第一个除夕夜。

  在又黑又潮的“冬南食堂”里,上百名垦荒队员吃着咸菜,喝着南瓜粥,围坐在一起聊着。

  突然,有人说:“这要是在家,保管有酒喝,有腊肉、年糕吃。再晚点,还能去打个炮仗,噼里啪啦的,别提多热闹了!”

  大家听着,都沉默了,因长期只能以冬瓜、南瓜为食而得名的“冬南食堂”,一下子变得特别安静。

  “我想家了……”有姑娘掉下泪来。戴婕嬃鼻头一酸,红了眼眶。

  这时,一个活泼开朗的“调皮鬼”凑到她们身边,笑嘻嘻地说:“哭啥?明天部队就给我们送大鱼大肉来了。”说着,他又从兜里掏出一张信纸,“你看,我刚给我妈写了信,就画三个圆圈。我妈不识字,临走前她说你就给我画圆圈报平安吧。三个圈表示很好,两个圈就是不好也不坏,一个圈就是过得不好。”
      

  “哈哈……”大伙儿都笑了。

  1956年8月1日,特大台风席卷浙江全境,大陈岛遭到了12级强大风暴的冲击。

  那个晚上,漆黑的夜幕与汹涌的海面连成一片,岛上狂风暴雨。

  石头砌的墙壁一堵一堵地倾塌了;养猪场里的小猪四处逃窜,有的被狂风卷入海中;牛场的牛群惊慌四窜。

  风越刮越凶,掀飞了女队员宿舍屋顶上的瓦片。姑娘们吓坏了,手牵着手爬出窗口,想向男队员求救,却看见他们的宿舍也在风雨中摇摇欲坠,只好躲进防空洞里。

  听着外头的雨疏风骤,几名年纪小的女队员放声大哭,边哭边喊着“爸爸妈妈”。

  远处,伴着风雨,传来队长王宗楣的高喊声:“女同志留下,男同志跟我走!”

  他领头,男队员们冒着风雨,紧挽手臂,匍匐在地,用双肘双膝艰难地前进,爬三步退两步,裤腿磨破了,膝盖淌血了,没有一人退缩,“先到畜牧场把猪救出来……”

  强台风刮了一天一夜,大陈岛回到了最初的萧条——

  “冬南食堂”的烟囱被刮倒,泥砖烂了一地;地里的番薯被连根拔起,不知去向;亲手栽下的果树更是被刨得干干净净。

  不退缩,不放弃!恢复家园,恢复生产!

  宿舍塌了,重新垒;猪舍倒了,重新建;粮食没了,重新种……

  当年,垦荒队收获2万多公斤马铃薯,1000多公斤花生,2.5万多公斤蔬菜。

  海洋

  大陈是天然渔场,这是一座“金矿”,有取之不尽的水产资源。可是,谁下海去呢?

  “我去!”“我也去!”1956年下半年,队里专门请来了老渔民做师傅,垦荒队开始组建渔业队。

  第一批垦荒队员、21岁的张其元,第二批垦荒队员、29岁的徐定寿,都是渔业队的队员。“吐浪”,是他们经历的第一课。

  第一次上渔船,他们被浓重的鱼腥味熏得透不过气,再加上船身始终随浪颠簸不定,站在上面,就像站在一个不停晃动的摇篮里,肚子里也像海浪一样翻滚,头晕眼花、坐立难安。

  张其元不停地呕吐,吃掉的食物吐空了,又吐出了黄色的胆汁。徐定寿的反应更厉害,甚至一度呕出血来。

  吃不下饭,喝不进水,连端起饭碗的力气和欲望都没有,怎么出海捕鱼?

  在老渔民的指导下,他们强迫着把“饭锅焦”铲起来,涂上猪油和红糖当饭吃,吃了又吐、再吐再吃,一直重复着。实在难受了,张其元就用拳头顶住肚子,强迫自己“适应”。

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“吐浪”终于克服了,渔业队的队员们还学会了驾船和捕捞的本领——由浅海到深海,由近海到远海,从港边学习摇橹、拉篷,到港湾内撒网。

  政府支援他们造了一对打洋船,驻军送给他们一对小机帆船,这支年轻的渔业队开始“以船为家”。

  1956年12月的一天,北风凛冽。

  张其元担任小队长的渔业队打洋船在下大陈港湾避风,同在这个港湾避风的,还有来自省内外各地不计其数的渔船。

  海上的天说变就变,临近夜里10点,风力突然大增。

  打洋船的船锚有些移位,相邻的一艘来自乐清的渔船也开始摇摆。两艘船的船舷在摇摆中相互碰撞,没几下,乐清渔船的锚绳被搓断了,船也被浪打到岩石边。

  乐清船的船员赶紧抛下备用锚,固定好船身。船长和几名船员踏进渔业队的打洋船,扯着嗓门高喊:“你们要赔偿我们的锚!如果影响我们出海,你们还要赔偿我们的损失!”

  “我们很抱歉,也一定会承担损失的,但希望你们能把赔偿款再降低一些……”摇曳的渔灯下,张其元和队员们开始和乐清船的船长谈判。

  正说着,突然传来队员急促的叫喊声“不好了!我们的舢板漂走了!”

  张其元赶忙起身,只见小舢板已经随海浪漂出去近百米,再不抢救,就会撞到岩石“粉身碎骨”。

  “绝不能让舢板在自己手里损失掉!”他顾不得谈判了,纵身跳下海,奋力朝舢板游去。后来,队员周益俊也跟着跳海游了过去。

  两人一前一后抓住船舷,爬进了舢舨。衣服被海水浸透,张其元冻得牙齿不停哆嗦,摇橹的手也不受控制地颤抖着。

  舢板摇摇晃晃,终于摇回了打洋船旁边,张其元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“他们是垦荒队员吧?真是了不起!”“是啊,这么冷的天,就这么跳进海里去捞舢板,真勇敢!”港湾内,不少渔民站在自家渔船上围观。

  第二天,风力减弱,渔船陆续驶离港湾。打洋船没有走,船舱里,张其元正在等待乐清船船长过来继续谈判。

  可没一会儿,乐清渔船也起锚了,船长和船员站在甲板上,向张其元和其他队员挥挥手。

  “哎,锚的事儿还没说好怎么赔你们?”张其元探出身子,用手拢住嘴,大声喊道。

  “你们已经赔过啦!再见!”船长喊着。

  “这是什么意思?我们明明没赔钱?”垦荒队员你看我、我看你,一脸的莫名其妙。

  张其元笑了。“垦荒队员不顾自身安危抢救舢板,让他们觉得胜过任何物质补偿吧。”他说。

  又是一年冬汛。

  在嵊泗渔场连续捕捞作业两天了,打洋船收获颇为丰盛,船体载得沉甸甸的。

  “天气预报说明天有7级到8级的偏北风,我们先把船开到嵊山岛南边的避风港去,顺便把鱼货都卖了。”张其元说。

  避风港里,来自各地的渔船停得满满当当。船缝中,打洋船总算找到一处下锚的地方。大家都躲进船舱休息,港湾一片寂静。

  “听说嵊山渔港的天气很古怪,风向常常会突然改变。”“有这种事?太吓人了。”船舱内,队员聚在一起聊天。

  接着,偏北风,一瞬间转为风力巨大的东南风。海浪一波一波地涌来,所有的船都像皮球一样,被高高抛起又重重落下。

  一时间,船与船挤撞的“嘭嘭”声、渔船撞击岩石发出的“轰轰”声、海浪涌进船身的“啪啪”声,还有船员们声嘶力竭的叫喊声、呼救声,夹杂着怒吼的风声。整个港湾,一片哀嚎。

  打洋船上,垦荒队员们准备抛下第三只锚,稳固船身。

  就在这时,一个巨浪打来,船头被高高抬起,一名毫无防备的队员随船身被掀了起来,握着锚机的手一松,卷锚机的木柄一个反弹,重重地砸在另一名队员卢崇兰的额头。他当即陷入了昏迷。

  风浪越来越大,第四只锚被抛下,船才稳住了。队员们赶紧把受伤的卢崇兰抬进船舱包扎。

  这就是大海。平静时像一个温柔的姑娘,风暴来时却变成一只咆哮的野兽。垦荒队员们组成的渔业队,欣赏它的美,也热爱它的狂,“风再大,浪再高,不会动摇我们的意志和决心!”

  1959年休渔期,渔业队的机帆船要驶到海门维修。中午11点多,张其元带着7名队员出发了,但行驶没多久,他们却突然遇上了11级暴风。

  突如其来的狂风掀起巨浪,把机帆船团团围住,就像一场大暴雨从船顶倾盆浇下,视线所到之处全是水。

  机帆船的动力失灵了,只剩螺旋桨在水面空转。“快握紧船舵,不能翻船啊!”张其元大叫一声。大家都挤到了驾驶舱,每个人都伸手握紧船舵。

  但很快,因为风浪太大,固定船舵的梢子断了。

  怎么办?怎么办?怎么办?

  用绳子!张其元和队友迅速拉出船舵下方的卷绳,一圈一圈将船舵拉正、固定。“风浪太大了,不翻船光掌着舵还不行,我们必须把桅杆砍断,让船随着风浪漂。”张其元冷静地说。

  砍断桅杆,机帆船随风浪摇摆。船舱里,大家惨白着脸,看着茫茫的海面,没有一个人说话……

  终于,天黑了,风也停了,这艘没有桅杆的机帆船停在了石塘港。下了船,大家拥抱着、哭泣着、微笑着,眼神却无比坚毅,“斗风斩浪!我们无所畏惧!”

  传承

  在大陈岛最高处的凤尾山,一座高16.5米的“大陈岛垦荒纪念碑”矗立山头,它是这段热血青春的纪念——

  1960年7月1日,大陈岛的青年志愿垦荒队宣告完成历史使命,宣布撤销垦荒队组织。

  当年的垦荒队队员,有的参了军,有的上了大学,有的走上领导岗位。如今,他们都退休了,却仍是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”,有的办厂,有的经商,有的跑供销,有的担任居委会干部,生活充满希望与激情。

  垦荒队老队长王宗楣,从温州市渔业主管部门“一把手”的位置退休后,又当起温州市渔民协会会长。如今,他仍是原温州青年志愿垦荒队的主心骨,多年来精心策划原垦荒队员的重大活动。

  张其元和戴婕嬃在1962年结为夫妇,后分别进入黄岩水产公司和台州绣衣厂,前者负责在渔轮开机器,后者成了一名女工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戴婕媭退休了,家里却正是用钱的时候——四个孩子都到了适婚年龄。

  51岁的戴婕嬃决定做点小生意。

  每天天蒙蒙亮,她就起床,用面粉配以红糖、芝麻、花生、鲜肉等食材,制作松糕;再推着一辆手推车,到公园、商场、工厂等地叫卖。

  料多味美的松糕大受欢迎,有人甚至从几公里外骑着自行车来买。一天,一位客人对她说:“太好吃了!要是能有地方坐,再来碗稀粥慢慢吃,就更好啦。”

  戴婕嬃心思一动。

  1994年,戴婕嬃和张其元在椒江解放南路租了一间店面,开了一家快餐店。

  如今回忆起来,张其元依旧满是骄傲,“我们从垦荒队出来,什么苦没吃过?开店那点苦头,根本不算什么。”夫妻俩互相配合,废寝忘食地忙碌,“生意好的时候,我们店的桌子,都能摆到后面的街上去。”

  快餐店开了不到两年,门店被房东收回。夫妇俩只得另找店面,从头再来。缺乏资金,成了一个大问题。

  “最困难的时候,是垦荒队员们帮了我们一把,东拼西凑了十多万元。”张其元说。

  当年,约有100名垦荒队员选择继续留在大陈岛支援海岛建设,徐定寿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“我和50多名队员一起建立了青年农牧场,一直从事农牧业的相关工作。”天气阴沉的午后,岛上的空气闷热潮湿,在南田村一幢三层的红色房子里,精神矍铄的老人坐在椅子上,满脸笑意。

  1975年,由于工作出色,徐定寿被安排到大陈纺绳厂(又称综合厂)担任厂长。1983年,纺绳厂倒闭,他又到大陈化工厂做了一名普通的职工,直到1985年。

  “之后,我又去管过山林,打过零工,还在上大陈的蒸干鱼粉厂和下大陈的鱼粉厂工作过,一直没离开过大陈岛。”

  整整60年。
 
 

打印 | 收藏 | 关闭窗口
 
 要闻排行
·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表彰大会隆重召…
·我市4人荣获“最美浙江人·身边的美德…
·三门祭冬入选世界非遗名录
·台州市召开“多城同创”工作委员会…
·2016年度“最美浙江人——浙江骄傲…
·文明花开别样红——我市创建全国文…
·我市召开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工作培训会
·习总书记亲切握手仙居“最美妈妈”
·吴海平:铁下志在必赢的决心打出创建声势
·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叶海燕赴仙居看…
 图片库
火红“年”产品 争相上市年味渐浓
温暖送到海岛空巢老人
椒江:弘扬大陈岛垦荒精神巡回演出走进文化礼堂
迎八一红色展
端午做香囊
童心“畅响G20”
彩色3D斑马线亮相台州
文明礼让 为你点赞
台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浙ICP备10208042号
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
@台州文明网 版权所有 2010-2016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
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.
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台州文明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