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文明视点 文明要闻 道德建设 文明创建 乡风文明 未成年人 经典诵读 红色记忆 公告公示 健康养生 监督台 荣誉榜 我们的节日
专题 重要讲话 文明研究 文明台州 台州人文 台州好人 县市传真 文明礼仪 志愿服务 文件资料 时尚休闲 图片库 台州通 多媒体展播
 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台州人文 > 正文
信息检索:
桂枝街,黄岩城一条千年老街
台州文明网 www.tzwmw.cn 2015/11/16 9:07:18 来源:台州晚报 字体:  
     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将军第”柱础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广济医院
  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再樨故居台门

    黄岩老城区,千年古街随处可寻,桂枝街是其中一条。

  桂枝街就在荣华楼食饼筒小吃店与老扁酒店边。从黄岩现在仍属主街道的青年东路与天长北路交界处朝北走,靠东边的第一条小街就是桂枝街。它的长度只不过是百余米,在人们的记忆里似乎处于湮灭状态。

  左氏一门六进士

  左氏家族曾居黄岩山亭街与丛桂坊,桂枝桥与祠山庙。最为知名的人物当是载入中国文学史的北宋文学家左纬。左纬(约1142年),字经臣,号委羽居士,他虽非官宦,却是个享有盛名的文学家。

  他的诗作重视“意理趣”,诗文名动朝野,人称“文如韩退之(愈),诗如杜子美(甫)。”北宋重臣,官拜兵部尚书、尚书右丞的孙傅对其诗作评论道:“此非今人之诗也,若置之杜集,谁能辨别?”元丰五年(1082年)状元,累官至端明殿学士,卒赠少傅的北宋著名文学家和词人黄裳为其诗集《委羽居士集》作的序中道:“自唐天宝之后,不闻此作矣。” 上海辞书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《宋诗鉴赏辞典》也收录左纬《春晚》一首:“池上柳依依,柳边人掩扉。蝶随花片落,燕拂水纹飞。”南宋初期,左纬的三子、三孙进士及第,一门六进士。朝廷赐建“丛桂坊”,所居之街名“桂枝街”。从南宋至民国圮前,“丛桂坊”的牌坊一直在桂枝街矗立着,成为黄岩人引以为傲的精神坐标。

  桂枝街南面(现青年东路)及东面(现天长北路),是黄岩历史上“五支河”主道,那时,舟楫声声入耳。桂枝街东有东禅桥,西靠黄岩历史上主街道山亭街,由桂枝桥(南宋绍兴二十八年即1158年建)与山亭街相连。跨过桂枝桥,即是“丛桂坊”。这里的老街坊们仍在相传:从南宋到民国,不论多大的官员,踏入山亭街前,官员都要下轿,然后步行至桂枝街,以示对左氏一家及池家的敬意。

  池家一门八武将

  过“丛桂坊”,即至将军第。

  “将军第”为清道光年间任福建提督的黄岩人池建功故居。说起池建功(1801-1860年),不能不说到鸦片战争中著名的定海保卫战。一批黄岩热血男儿为国家民族的存亡投身这场抗击外侮的战争,其中就有曾任定海镇总兵(从二品)的山亭街人周士法,定海副将、北城妙儿桥人郑宗凯及桂枝街人池建功(原住山亭街)等。池建功祖池化鲸,监生出身,赠武功将军(清武散官名,从二品)。池建功父,黄标左营把总,嘉庆十五年巡海亡,恩赐世职罔替,赠武功将军。池建功由世袭云骑尉入伍,累功至游击( 清代武官名。从三品,次于参将一级)。道光二十一年(1841年)十月,鸦片战争,英军侵占定海、宁波。次年四月十二日夜,郑宗凯与池建功,乘东南风大作之时,指挥小船靠近英舰,抛掷火药罐,四面放枪喊杀,烧船8艘,英军死伤不少。这是大清军队在与英军不同等级的较量中为数不多的胜利,在一败再败的境况下,此役的胜利鼓舞了清军的士气。战后,郑宗凯升总兵,池建功升参将。历史记载,咸丰三年,池建功任作蒲副将署温州总兵时,恰逢温州因大水民多饥死。他建议设局施粥,倡捐百金,下谕将校勉力相助。于是守令、士绅无不乐施。历两月余,全活甚众,土民立碑歌颂。咸丰六年,池建功调任福建,任福宁总兵,时太平军石达开部围攻福宁,池建功利用坚固的城墙死守,石达开部连攻四昼夜不克。池建功后署福建提督,积劳成疾,卒于任上。

  池建功的兄池佐清,由世职历署本标守备(守备,清初为四五品官职)。池建功的弟弟池亮,道光十七年任黄岩镇总兵标下中营守备。池亮之子池维翰为蓝翎把总(清朝时为七品),咸丰十一年战死,赐世职罔替,系云骑尉世袭。池维翰之子池铭恩,任海标城守备。池建功之子池维屏,同治中署玉环参将……

  一条寻常巷陌,在大清风云际会的变幻中,一家出了八位武将,实属少见。

  晚清时期,鸦片在黄岩泛滥。池家在经历了曾经的辉煌后也难逃时代的宿命。在我与池氏后代闲聊中,我了解到池家也因子孙染上了吸食鸦片的恶习,家道败落。大多的房产转卖,其中,“将军第”北边卖给了毛家,民国期间,这里又产生了一位名人,那就是国民党中将毛茹可。

  祖先的血脉相传。池建功的玄孙池志强通过超乎常人的努力,终成享誉世界的药理学家、中科院院士。当我读着池院士的回忆录,他谈及少时家境的困顿,为了担负起一家的生计,暂停浙江大学求学,抗战期间在西乡灵石的黄岩县立中学担任代课教师。是苦难,终铸就了以后的成就。

  短短桂枝街,名人远不仅是左家、池家、毛家,还有桂枝街与东禅巷相接的东禅桥头的罗凤山,曾任福建水师提督,后赴台湾平叛,在台亡故。皇帝御赐祭文,并立“御文碑”。民国期间,这里有一家广济医院,毕业于省立医药专科学校的桂枝街人王再樨担任院长,并担任过黄岩施医所主任……

  古建寻踪

  千年巷陌,虽经风霜雨雪,朝代更迭,建筑曾经的光芒隐入历史。

  但如果深入内里,仔细打量,我们仍然能找到建筑当年的光影。那些历经岁月摧残的江南民居,在与江南的气候相融,在与天灾、人祸抗衡后,沧桑中透出的质感,益发厚实。生活的气息、历史的气息弥漫。

  历史记载,“将军第”三字曾用一方大理石雕刻,气派、浑厚。左右两边雕刻郭子仪庆寿图,雕工十分精致。据王运宏先生记忆,“文革”时,为保护这一文物,曾用蜊灰掩盖,至今仍未见真容。台门破败了,老扁酒家在这曾经的大宅中开张了许多年。这家以自己菜品名闻黄城的酒店,每天食客不绝。酒香、菜肴的香味飘荡在窄里小弄里。两三百年过去了,当年恢宏的宅院,第一进几经改造,已见不到古味。但如果你是一个有心人,你还是会在寻常的房子中发现它的不凡。只要你低一低头,往下瞧一瞧,雕着花纹柱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。

  移一下步,从老扁酒家往里十多米,池家的后裔仍然还居住在几间曾经的古建里。花墙、天井、雕花的青石柱础、牛鼻、花窗、藻井应有尽有,仍大多完好,尤其是前廊的大柱,其树身之大,还是让人吃惊。江南建筑的营造法式,大户人家的气魄还是一览无余。

  再往里走,一幢保存完整的民国建筑呈现在你的眼前。一方天井,二层小楼,展现的是民国时期江南建筑包容扩大、形式简约、造型典雅的风格。当年池家后人卖给毛家,就是民国期间毛茹可故居。

  桂枝街可圈可点的建筑除了残存的“将军第”,完好的毛茹可故居外,不能不提及王再樨故居。

  王再樨故居位于现黄岩城关桂枝街5号,是一栋保存完整的民国初年的建筑。

  民国初年,黄岩葭沚一批文化人成立九老社,他们常雅集一起,吟诗作画,于是集资建造了一幢房子,后年龄增长,老去,房子空置。恰逢黄岩桂枝巷一户朱姓人家老屋遇火,全部烧毁,桂枝街人王再樨(字莹秋,民国十四年省立医药专校毕业,曾留学日本,北伐战争时任军医,后回故乡,曾任黄岩广济医院院长、黄岩施医所主任等职)购得朱姓人家地基,并整栋购置椒江葭沚的九老社房子移至桂枝街,按原样复建。

  解放后,房子土改给七八户人家。后被政府征用,用作粮库,直到“文革”前还给住户。

  王再樨故居为独院建筑。由台门入内,三面辅房,天井居中,北边五间二层主楼,往东经过洞门,另有数间一层建筑。建筑风格、营造法式为典型的民国时期江南民居。目前,基本保存完好。

  除了上述三座宅院外,曾经的广济医院也基本保存完整。台门上,正中镶嵌着广济医院的一方大理石匾额依然清晰可见,用青砖筑就的台门基本完好,内部的建筑亦基本完好。

  千年时光流逝,老街几经变迁,但掩不去这条老街曾经的辉煌。当我站在老街上,周围是不绝的人流,我却感到无比的孤独。我真的感喟与困惑:一座城市的演变、发展如何存续这些充满历史感的建筑、建筑背后的名人及曾经上演的名人故事?如何破解历史气场的流失与适应时代的发展?

  行走在这条老街上,我读出了千年时光凝聚成的宏大、血性、磨难、欢笑、诗意,还有这座城市引以为傲的文化根脉。

打印 | 收藏 | 关闭窗口
 
 要闻排行
·第五届全国文明城市名单和复查确认继续…
·中国文明网学习宣传贯彻十九大精神系列…
·椒江二中爱心捐书箱 昨正式启用
·文明之赞,台州处处是风景
·我市印发 “和合圣地”建设行动纲要
·台州三人获第五届省道德模范殊荣
·男子流落街头 民警助其回家
·11月浙江好人榜公示 台州3人入围
·在文明之城,生活是如此美好
·一个城中村的变身记
 图片库
火红“年”产品 争相上市年味渐浓
温暖送到海岛空巢老人
椒江:弘扬大陈岛垦荒精神巡回演出走进文化礼堂
迎八一红色展
端午做香囊
童心“畅响G20”
彩色3D斑马线亮相台州
文明礼让 为你点赞
台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浙ICP备10208042号
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
@台州文明网 版权所有 2010-2017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
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.
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台州文明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